他们也有道路

 188金宝搏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29 17:49
他们也有道路

他们也有道路,而且同样一边是上坡一边是下坡。
 
 
但这些道路和我们的道路是不一样的,所以就会存在这种可能性:从我们的宇宙到平行宇宙的道路是下坡的,而从平行宇宙到我们宇宙的道路还是下坡——这是因为两个宇宙的自然规律不一样。
“电子通道就是利用了这样一条两个方向都是下坡的道路。电子通道……”
拉蒙特又看了看这篇文章的标题:“两个方向都是下坡的道路”。
他开始对这个问题进行思考。这个概念他当然很熟悉,它的热力学结论拉蒙特也很熟悉。但是为什么不考求一下这个假设呢?任何理论都有弱点,如果这个看似正确的假设是错误的,又怎么样呢?如果从另外的假设开始考虑,那结果又会怎么样呢?会是完全矛盾的吗?
就这样,他开始在黑暗中摸索。不出一个月,他找到了那种所有科学家都会有的感觉——无数个看似毫无头绪的拼图残片不经意间各归其位,各种无法解释的现象渐渐有迹可寻——真相迫近眼前。
就是从那时候起,他开始对布罗诺斯基施加更大的压力。
有一天他说:“我准备去见哈兰姆。”
“见他干什么?”布罗诺斯基扬了扬眉毛。
“让他给我泼点冷水。”
“干得漂亮,这就是你的风格,彼得。一天不挨骂就皮痒。”
“你不明白。我就是要他拒绝听我的想法。我不能让他以后有机会说,我没告诉过他,他根本就不知道。”
“不知道什么?翻译平行符号吗?我们还没有完成呢。不要太过着急,彼得。”
“不,不是那个。”拉蒙特不肯再说下去了。
哈兰姆没让拉蒙特轻轻松松就见到他,他拖了几周才安排时间见这个年轻人。而拉蒙特同样也没打算让哈兰姆好过。他大步走进来,须眉倒竖。哈兰姆板着脸在等他,眼睛里含着怒气。
哈兰姆突然开口说:“你所说的危机是指什么?”
“受您一篇文章的启发,我又有了新的发现,先生。”拉蒙特冷冷地说。
“噢?哪篇文章?”哈兰姆马上问道。
“《两个方向都是下坡的道路》,就是您在《青少年生活》上面发表的那篇。”
“那篇文章怎么了?”
“我相信电子通道并不是‘两个方向都是下坡的道路’——希望您允许我使用您的比喻。这个现象并不完全符合热力学第二定律。”
哈兰姆皱了皱眉:“你究竟在想些什么?”
“我能给您解释得很清楚,先生。我会就两个宇宙列出方程式,并证明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。前人们不曾考虑过这些——我认为这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。”
说着,拉蒙特直接走到了触摸屏前,一边飞快地写着方程式,一边向哈兰姆解释。
拉蒙特知道哈兰姆会感觉受到羞辱而愤怒,因为他不懂这么高深的数学。拉蒙特是故意的。
哈兰姆发起了牢骚:“年轻人,现在我没有时间来跟你深入讨论平行理论。这样吧,你回头给我送一份完整的报告来,希望你现在能够作一些简要的陈述。”
拉蒙特从触摸屏前走开,表情中明显带着蔑视。他说:“好吧。热力学第二定律描述的,是一个不可避免地由两个极端向平衡靠拢的过程。水不仅仅从高处流下,真正发生的是重力势能的平衡。如果将水压到地下的话,它也会冒出地面来。如果将两个温度不同的物体放在一起,二者的温差同样可以做功,而最终结果是它们的温度会稳定在一个中间值上,热的物体温度降低,而原本冷的物体温度升高。温度的升高和降低都是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平衡现象,在一定的环境下,两者自发向中间的平衡点靠拢。”
“不要在这里教我这些基本的热力学原理,年轻人。你到底想说什么?我的时间很有限。”
拉蒙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。他慢条斯理地说:“电子通道运转之所以能够做功,同样是势能平衡的结果。在这里,所谓高低两端就是两个宇宙的自然法则。而维持法则存在所需的条件——不管这些条件是什么,都在这个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向另一端靠拢。最终的结果就是两个宇宙的法则会趋同——成为现在两边法则的一个折中。这样的话,我们的宇宙将会发生难以预料的巨大变化。这种变化必然会到来,所以我们一定要慎重考虑,是否应该立即停止电子通道,并且永久性地停止这项计划。”
拉蒙特此刻最希望看到的是哈兰姆大发雷霆,不让自己再作任何进一步解释。但哈兰姆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。他从椅子上跳起来,把椅子都给掀翻了。他一脚踢开椅子,向前走了两步,来到拉蒙特跟前。
拉蒙特小心地把自己的椅子也往后挪了挪,站了起来。
“你这个白痴!”哈兰姆咆哮道,压抑不住的愤怒几乎让他有点口吃,“难道你以为这个屋里会有人不明白自然法则的均等化吗?你这是在浪费我的时间,只为了说一些我在你吃奶时就知道的事情。好了,滚出去,我随时恭候你的辞呈。”
拉蒙特离开了,他已经达到了目的。不过哈兰姆对待自己的态度还是让拉蒙特感到很愤怒。
6(尾声)
“无论如何,”拉蒙特说,“我已经告诉他了,他不听是他的事。我要采取下一步行动了。”
“下一步?是什么?”布罗诺斯基问道。
“我准备去见巴特参议员。”
“你是指技术环境委员会的负责人?”
“就是他。这么说你知道他了。”
“谁会不知道他啊。但是有一点,彼得,你有什么能令他感兴趣的东西呢?我再问你一遍,不说那翻译,你脑子里到底在思考什么呢?”
“我没法解释,你不懂平行理论。”
“那么巴特参议员他懂吗?”
“可能知道得比你多一点吧,我认为。”
布罗诺斯基指着拉蒙特说:“彼得,咱们不要再胡闹了。也许我手里也有些信息是你并不知情的。如果我们对着干的话,就没法在一起工作了。你要当我是伙伴,是我们这个团队中的一员,那么告诉我你究竟在考虑什么,而我也会告诉你一些事情。要不然的话,干脆停下别干了。”
拉蒙特耸了耸肩,说道:“好吧,如果你想听的话,我就告诉你。既然我已经敢拿到哈兰姆面前说,大概我的确是对的。问题的关键就是电子通道传送的是两个宇宙的自然规律。在平行宇宙中,微观层面强作用力的强度是我们这里的百倍,这就意味着原子核裂变在我们这里,比他们那里更容易发生,而核聚变则是他们那里更容易。如果电子通道运转的时间够长的话,那么最终会达到一个平衡点——两个宇宙的强作用力一样,这个平衡点的数值大约是我们宇宙目前强作用力的十倍,而是他们目前的十分之一。”
“大家会理解这个吗?”
“当然可以了,每个人都能理解。从一开始就很明了。即便是哈兰姆都能明白。正因为如此,那个混蛋才会激动。我跟他讲的时候,就好像他以前没听过一样,所以他都快气炸了。”
“但这又怎么样呢?如果强作用力互相平衡了会很危险吗?”
“当然了,你以为呢?”
“我不知道。那么达
标签:重庆时时彩走趋图360

上一篇:他们不知道报告的事
下一篇:他们会不会仅仅因为他主持计划过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