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望着户外是因为他想这么做

 188金宝搏亚洲登录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29 18:28
他望着户外是因为他想这么做

他望着户外是因为他想这么做,是因为他需要这么做。
 
 
这其中有着天壤之别。
墙壁是一种保护伞!黑暗和人群也是保护伞!他在潜意识里一定有这种认知。虽然他明白自己多么珍爱、多么需要这些保护伞,偏偏又恨之入骨。否则,他为何那么痛恨嘉蒂雅所做的那个灰色牢笼?
他觉得心中充满胜利感,而且这种情绪仿佛具有催化力量,下一瞬间,他心中像是发出一声巨响,另一个想法随之迸现。
贝莱晕乎乎地转向丹尼尔。“我知道了,”他悄声说,“耶和华啊!我知道了!”
“知道什么,以利亚伙伴?”
“我知道凶器是怎么失踪的,我也知道是谁干的。转瞬之间,一切的一切都有解了。”
第十七章 会 议
丹尼尔不赞成立即行动。
“明天!”他恭敬却坚定地说,“采纳我的建议,以利亚伙伴。时候不早了,你需要休息。”
贝莱必须承认此话有理,何况还有许多准备工作尚未完成。他已经揭开这桩凶案的谜底,这点他很肯定,但正如丹尼尔的理论一样,他自己的答案也建立在推理上,证据力十分薄弱。因此,他需要索拉利人的帮助。
而如果他要面对他们——一个地球人面对五六个太空族——他必须能掌控全局。这就意味着需要好好休息,好好准备。
但他睡不着,他确定自己睡不着。即使有灵巧的机器人替他在嘉蒂雅宅邸的客房准备了柔软的床铺,即使这个房间里有着轻柔的香气和更轻柔的音乐,他仍然肯定自己无法进入梦乡。
丹尼尔默默坐在房间中一个阴暗的角落。
贝莱问:“你还在担心嘉蒂雅吗?”
机器人答道:“我认为最好有人一夜陪着你,保护你。”
“好,就依你。至于我希望你做些什么,你都清楚了吗,丹尼尔?”
“清楚了,以利亚伙伴。”
“希望第一法则不会令你有所保留。”
“关于你想召开的会议,我的确还有些保留。可否请你配备武器,随时留心自己的安全?”
“我会的,我向你保证。”
丹尼尔发出一声极为类似人类的感叹,一时之间,贝莱发觉自己竟然试图透视黑暗,以便审视对方那张完美的机器脸孔。
丹尼尔说:“在我看来,人类的行为有时并不合逻辑。”
“我们也需要自己的三大法则,”贝莱说,“但我很高兴它们不存在。”
他凝视着天花板。自己还需要大力仰仗丹尼尔,却只能对他透露真相的冰山一角。这件案子和机器人的关系太深了。奥罗拉星派出一个机器人当代表,他们这么做自有道理,不过却是错误的决定。机器人有其自身的局限。
话说回来,如果一切顺利,那么不出十二小时,一切就会结束了。他能够在二十四小时内出发,带着希望返回地球。一种怪异的希望——自己对它毫无信心,但它却是地球的出路,它一定得是地球的出路。
地球!纽约!洁西与班!那亲爱的、熟悉的、舒适安详的家乡!
在半睡半醒间,他把心思投射到地球,却无法唤起他所期盼的舒适安详。自己和那些大城似乎已经有了无形的距离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切都逐渐淡去,他也终于睡着了。
贝莱一觉醒来,沐浴更衣完毕,看来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,但他心里仍然不踏实。并非因为在清晨的微曦中,他昨晚的推论似乎不再那么有说服力,而是因为他即将面对那些索拉利人。
他到底能不能掌握他们的反应?还是仍旧会在盲目中摸索?
第一位出现的是嘉蒂雅。她当然最方便,因为她就在这座宅邸里,只要使用室内线路即可。她脸色苍白,面无表情,身上那件白袍似乎将她裹成一座冰冷的雕像。
她无助地凝视着贝莱。贝莱回以一个温柔的笑容,似乎让她觉得自在了一点。
其余人士也一一现身。紧接着出现的是瘦削而高傲的亚特比希,也就是安全局目前的代理局长,他把粗大的下巴拉得老长,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。然后是机器人学家李比,他看起来既愤怒又不耐烦,那个不灵光的眼皮还不停地翻上翻下。社会学家奎摩特则带着一点倦容,但他透过深陷的眼窝对贝莱投以带着笑意的目光,仿佛在说:我们见过,我们很熟。
而克萝丽莎?康特罗出现时,发现有那么多人在场,似乎有些不自在。她看了嘉蒂雅几眼,故意哼了一声,然后便低下头望着地板。索尔医生则是最后现身的,他显得很憔悴,几乎像个病人。
除了葛鲁尔,大家都到齐了。葛鲁尔仍在慢慢复原中,没力气出席这样的场合。(算了,贝莱想,没有他也无妨。)他们个个穿着正式的服装,各自的房间一律拉起了窗帘。
丹尼尔把一切安排得很好。贝莱万分希望他会把其余的工作也做得一样好。
贝莱逐一望向这些太空族,心跳不禁开始加速。每个人的显像都来自不同的房间,五花八门的光线、家具和壁饰看得他眼花缭乱。
贝莱开口道:“我打算从三个方面来讨论瑞坎恩?德拉玛博士的谋杀案,依序是动机、机会和方法……”
亚特比希突然打岔:“你要发表长篇大论吗?”
贝莱厉声答道:“或许会。我是被请来调查这桩谋杀案的,这种工作正是我的专长和专业。我最了解该如何进行。”(别受他们任何影响,他想,否则就会白忙一场。控制住局面!控制住!)
他尽可能使用最尖锐的言语说下去:“首先谈动机。就某方面而言,三者之中最难取得共识的就是动机了。机会和方法是客观的,可以实事求是地进行调查。动机则是主观的,有时能被他人观察到,例如某人遭到羞辱而心生怨恨。但有些动机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,一个律己甚严的人可能由于非理性的恨意而起杀机,他却始终隐藏得很好。
“在此之前,你们几乎都陆续告诉过我,你们相信嘉蒂雅?德拉玛就是凶手。当然,谁也没提到可能另有嫌犯。嘉蒂雅有动机吗?李比博士提出过一个。他说嘉蒂雅经常和她丈夫吵架,后来嘉蒂雅也对我承认了这件事。不难想象,因争吵而累积的怒火,的确可能使一个人成为凶手。很有道理。
“不过,她是不是唯一拥有动机的人呢?我对这个问题有所保留。李比博士自己……”
那位机器人学家几乎跳了起来,他伸出一只手,硬邦邦地指着贝莱。“你讲话当心点,地球人。”
“我只是在讨论可能性。”贝莱冷冷地答道,“你,李比博士,当时正和德拉玛博士研究新型的机器人。在索拉利所有的机器人学家中,你是最优秀的一位。这是你告诉我的,我也相信此言不虚。”
李比毫不客气地微微一笑。
贝莱继续说道:“可是我听说,德拉玛博士由于不赞同你的某些作为,打算终止和你的合作关系。”
“乱讲!乱讲!”
“或许吧。但万一是真的呢?你可能会为了避免羞辱,因而先下手为强,这不就是动机吗?我有个感觉,面对这种公开拆伙的羞辱,你不是那种会忍气吞声的人。”
为了不让李比逮到回嘴的机会,贝莱赶紧继续说下去:“而你,康特罗夫人,德拉玛博士一死,
标签: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app

上一篇:现在
下一篇:他没有任何理由害怕嘉蒂雅女士